-长佑。

做自己喜欢的。

这个梗+蛇燕,不是超他妈好吃吗!!!超想看!!!占tag致歉。

好吃!!想吃!!!有没有太太愿意尝试!!!!占tag致歉!!

乱七八糟的一些脑洞。

可以算作你x银缕拂尘。

-

都说银缕拂尘性情孤高清冷,对世间情意抱着轻蔑态度,似乎早已摒弃情感断绝情爱。拒人于千里之外,独来独往,不愿与他人为伍。可这都只是似乎罢了。往日他一张脸剑眉星目神色冷淡,面对你的时候举手投足间透着亲昵却不自知,狭长的眼睛里星光点点,竟让他看起来温柔多情。你想起来他板着脸说教似的说“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就要有摒弃六欲,断绝情意的觉悟。”的样子便忍不住轻笑一声抬头看他。那双灰色的眼睛澄澈漂亮,仿佛揉进细碎的月光。一切他不曾说的,都在那双眼睛里泄露得淋漓尽致。想来他并非已摒弃七情六欲,只是一味克制心动罢了。

-

你仗着自己为他所喜,依进其怀中肆意逗弄。看他莹白耳垂不多时便泛起淡粉,一双手似要推拒,最终还是任命地将你轻揽进怀里。大约是第一次与人如此亲密,手足无措之余,他喟叹一声语带无奈宠溺。“你真是不知轻重啊。”

…简直过分纯情。

-

路遇魍魉,人多势众。若只有银缕拂尘一人逃脱险境还能算得上轻松,可眼下他还得护着不会武功的你,轮过几个回合后他稍显吃力,到底有些招架不住。你被他护在怀中,抬眼目及他漂亮的下颚。蓦地你被他推开至所能到的最远之地,回过神来便看到他紧抿着唇,一记瞬杀绝尘,几只魍魉被拉至他身边。明明是那么喜净的人,这次却为了你衣袍染了血、鬓发凌乱。

“我虽杀人无数,然衣物之上从未沾染一滴鲜血。”

“这回…既是为你,那也无妨。”

-

原谅我曲解一下角色故事里说他,自以为悟到了道法真谛,然而内心深处却隐藏着被他压抑无从宣泄的感情,所以无法做到真正彻悟。中的感情……然后如果理解不够到位ooc了致歉。

呃,其实我本来还想了点别的的,可是一动笔我就忘了。先这么点吧。 越想越觉得他有点可爱…悄悄求仙女们安利银缕相关的哪对好吃ouo

算是乱七八糟的脑洞吧(。

-

飞燕呼灵蛇为尊上,对其言听计从忠心不二。向来以属下自居,循规蹈矩,没有、也不敢有非分之想,甚至都没有想过友谊。处事冷静决断,从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独独事关尊上便会有失分寸。说话向来直率犀利,面对尊上说话却是斟酌再三,不愿给自己任何机会失言。说是属下实际上更像管家,一切家务全部包揽。和灵蛇过着二人世界的日子颇有几分老夫老妻的味道却不自知。

灵蛇是武林泰斗级人物,与飞燕朝夕相处,一天天看着这个青年长大,成了昆仑年轻俊才。飞燕小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对飞燕就只是养崽子的感觉,养大了等发现飞燕竟快赶得上自己高了,不由重新思考起和飞燕的关系。友谊和交情?怕是不止于此。他自负、理智,也不拘小节,行事大胆。心意明了就转暗恋为明恋,处处撩燕。只可惜飞燕这榆木脑袋就是对情情爱爱一窍不通,所有的暧昧都被他冷如冰雪的性情冻得生不出任何桃色气息。

-

“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你不是说一切全凭尊上做主么?那我要你爱我。”

觉得这两句有点好吃(。)

-

想看飞燕给尊上梳头的时候,尊上散了飞燕的束发卷一缕银发在手指上和自己的金发绕在一起问他可知道结发为夫妻,飞燕摇摇头把两人的头发重新梳好。后来抽了空闲特意去翻了藏书,找到尊上十分认真地和他讲结发为夫妻是何意。灵蛇:……这个小傻子。撩燕失败。

暗示行不通尊上决定露骨一点。

某日灵蛇闭目小憩时忽然开口问飞燕,你和谁最亲近。飞燕小心翼翼说属下自然是和尊上最亲近,心里还以为尊上怀疑他的忠诚有些心慌慌。灵蛇又问他喜不喜欢自己,飞燕极快地回答当然喜欢,一下思考都不带的。可是当灵蛇睁眼看到飞燕眼中清澈而干净一如往常就知道这“喜欢”根本不是自己要的喜欢。撩燕失败。

灵蛇觉得他还是还是直接把自家燕子就地正法吧。


……。懒得想更多了反正就想看尊上数次撩燕无果一气之下把人办了(…)

写的乱七八糟的。总之,蛇燕真是巨他妈可爱了。


我反正是不可能写了有没有太太愿意写…没有的话我就自己想想,然后肝游戏去了(。)